未来中国人口的三个挑战

作者:吴英燕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09-04 11:44    浏览量:
预测未来不仅是学术研究的课题,也是涉及到日常生活的基本命题。人口预测就是对未来人口总量、结构进行数学推算。人口预测的基本逻辑是:现在是过去变化的结果,未来可以从过去和现在推算。

人口预测的科学性与可靠性取决于基数、参数和模型。人口预测的基数、参数和模型的复杂程度取决于对人口预测结果的需求和要求。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不确定性未来的强烈好奇、兴趣和渴望先知不仅是大到国家大事,也是小到百姓日常生活决策需要面对的。人口预测是社会经济发展趋势的基本预测,是最具有定量研究和科学规律的预测。人口预测不仅对人口研究本身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其预测结果得到广泛的应用。

中国人口预测

从对中国历史人口发展过程的调查数据与预测数据的比较可以看到,短期内人口预测结果与调查结果还是非常接近或吻合的,但长期的预测会由于参数估计问题造成累计误差增大,与实际人口的偏差可能会越来越大。为了解决偏差增大的问题往往采取增大估计区间的方法。然而,如果预测的期限远远超过现有历史数据的积累,历史数据所总结或反映的趋势很难推广到一个更长的区间范围内,换句话说就是比较符合实际的参数统计估计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为了反映不同政策的长期趋势和人口后果,本文采用情景预测分析的方法,目的是比较不同生育水平对中国人口总量、结构的长期影响,而非对未来人口总量结构的区间估计。

为了简化情景预测条件,反映不同情景生育水平的影响,本文对所有情景的平均预期寿命、出生性别比参数都给定相同的区间,对一孩、三孩和四孩及以上也采用相同的参数,而只对递进生育率的二孩生育水平设定四种情景水平,情景一是如果保持2010年的二孩生育水平即35.82%的生育一孩的育龄妇女终身会生育二孩。情景二、三、四分别为从2017年开始40%,60%和80%的育龄妇女终身生育二孩,2013-2017年采用由0.3582现行插值60%的办法,具体情景预测参数设定见表1。

表1 情景预测参数

根据表1的参数设定,得到以下人口模拟结果(见表2):

首先,从总人口来看,如果二孩递进生育率一直保持在2010年的生育水平,那么,预计到2100年中国总人口将比2010年减半。如果全面放开二孩生育政策后,只有40%的生育一孩的育龄妇女终身生育第二个孩子,那么,2100年中国总人口比2010年总人口也近似减半,人口高峰过后,每年比上一年减少总人口的幅度在9.3‰以上。即使是有60%的生育一孩的育龄妇女终身生育第二个孩子,那么,2100年中国总人口总量只是2010年的65%左右,比2010年减少4.6亿,人口高峰过后,每年比上一年减少总人口的幅度在6.6‰以上。

其次,从人口年龄构成来看,如果二孩递进生育率一直保持在2010年的生育水平,那么,预计到2100年中国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将由2010年的75%左右下降到50%左右(见表2),下降幅度达25%左右。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由2010年的不到9%上升到39.50%左右,上升幅度达30%以上。与此相对应0-14岁少儿人口的比例将由2010年的16.61%下降到10%以内,下降6%以上。如果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二孩生育水平上升,那么,从不同二孩递进生育率水平对人口年龄结构的影响来看,二孩递进生育率为40%、60%和80%对总人口的规模有很大影响,而对劳动年龄人口和少儿人口的比例的影响并不是非常大的,比如二孩的递进生育率为40%,预计到2100年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为51.48%,60%对应的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为53.69%,二孩递进生育率相差20%,而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只相差2.21%。同样,对于不同二孩递进生育率少儿人口比例的情况与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的情况类似,两者只相差了2.11%。与此不同,对于老年人口的影响要更显著一些,比如二孩的生育率为40%,预计到2100年老年人口比例为38.48,60%所对应的老年人口比例为34.14%,二孩递进生育率相差20%,而老年人口比例只相差4.34%。

表2 二孩生育情景预测结果

最后,从年龄结构整体形状来看,二孩生育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未来人口年龄结构金字塔的整体形状,如果是只有40%一孩育龄妇女生育二孩,那么到2050年0岁人口规模将在850万以内,不到2010年人口普查调查0岁人口的60%,到2100年将继续下降到440万以内,不到2010年人口普查调查0岁人口的三分之一,年龄结构的整体形状也转变为上大下小的“倒梯形” (见图1和图2)。即便是二孩生育水平提高到目前看来不太可能的80%,人口年龄结构整体形状与40%的情况有很大不同,但整体上大下小的“倒梯形”格局不变。

图1  2050中国人口年龄结构预测

图2  2100中国人口年龄结构预测

人口变动预测

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变动过程一方面体现了人口的基本变动特征,另外一方面体现人口内在规律,特别是参数长期固定条件下,其实是体现人口系统从远离稳定状态向稳定或静止状态变化的基本规律。

1. 总人口下降迅速的可能性大

从以往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提出的总和生育率稳定1.8左右的人口长期目标来看,并根据目前二孩生育情况和情景参数预测,中国总人口在达到14.1亿左右的目标后,持续下降的趋势将是历史的必然,只是下降的幅度大小和速度快慢而已(见图3)。根据目前生育意愿、生育计划和实际生育状况调查结果来看,未来10-20年内中国总人口变动过程处于40%-60%生育二孩情景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处于80%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总人口的高峰达到或超过14.5亿的可能性很小。如果考虑到目前全面二孩生育政策效果并结合发达国家的生育水平变动规律和基本情况,中国远期生育二孩的比例在40%以内的可能性更大,因此,总人口下降迅速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图3 2010-2100年中国总人口变化情景分析

2. 劳动年龄人口

无论二孩递进生育率达到多少,2050年前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快速下降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无论是二孩递进生育率是40%还是80%,未来30多年里二孩递进生育水平的不同对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的影响很小。从图4可以看到,不同二孩递进生育水平条件下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变化过程可以粗略地划分为两个明显不同的阶段,第一阶段是从2020年到2055年前后是劳动年龄人口比例迅速下降的阶段。第二阶段是从2055年到2100年是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缓慢下降或小幅回升后稳定的阶段。由此可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快速下降和远期有可能稳定的变化趋势已经很难逆转。

图4 2010-210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比例变化情景分析

3. 少儿人口取决于育龄妇女生育二孩比例

0-14岁少儿人口比例的变动趋势和变动过程与劳动年龄人口有很大差别。少儿人口比例的下降幅度或波动情况取决于到底有多大比例的育龄妇女生育二孩。从情景预测的情况来看,如果仅有40%的育龄妇女生育二孩,那么,少儿人口比例将迅速下降到10%左右,并长期稳定在10%的水平上。如果生育二孩的育龄妇女的比例达到60%,那么,少儿人口比例将下降的趋势不变,只是长期稳定的水平比40%的提高2%左右,波动中稳定在12%左右。只有80%育龄妇女终身生育两个孩子才有可能实现短时间少儿人口比例的明显提高,但长期的发展趋势仍然是下降并稳定在14%左右的水平上(见图5)。

图5 2010-2100年中国少儿人口比例变化情景分析

4. 老年人口增加趋势不变

老年人口比例持续、快速上升的趋势是不会发生改变的。未来老年人口比例上升的过程将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快速上升时期,第二个阶段是缓慢上升时期。第一阶段,即预计未来三十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迅速增长到30%以上,不同二孩递进生育率的差别只是达到30%还是35%左右。第二阶段,即三十多年后,老年人口比例将长期处于一个高比例平台,下降的可能性非常小。具体来看就是,如果只有40%的育龄妇女生育二孩,那么,2060年老年人口比例将由目前的10%左右上升到35%以上,此后的上升趋势不变只是速度减缓,到2100年老年人口比例将接近40%。即使是有80%的育龄妇女生育二孩,那么,2060年老年人口比例也将由目前的10%左右上升到30%以上,与40%有所不同的是此后的上升趋势将有可能稳定或波动,到2100年将稳定在30%左右。

总之,长期低生育率带来的人口持续快速老化将对个人、家庭和社会经济带来巨大挑战,面对长期积累的人口问题及风险,生育政策、社会政策和经济政策不断调整也将成为历史的必然。

从人口模拟结果看未来人口政策

中国人口发展的历史决定人口发展的未来。对比人口发展情景模拟结果可以看到中国人口发展的内在规律。人口政策特别是生育政策,是未来中国人口发展符合人口发展战略要求,进入良性循环轨道的辅助工具。面对中国人口未来三个方面的严峻挑战,人口政策更需要与时俱进。

第一,低生育率陷阱。通过四种二孩生育水平的情景分析可以看到,人口持续、快速下降的趋势已经形成。从目前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调查数据结果来看,二孩递进生育水平能够稳定在50%左右或更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达到60%或80%的可能性不大(王广州,2017;张丽萍、王广州,2015;王军、王广州,2016)。对照中国人口长期发展目标,即总和生育率稳定在1.8左右的目标,目前的生育政策调整是无法实现的。同时,当前和未来促进生育率持续下降的因素不断强化,比如,育龄妇女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城镇人口比例持续增加和子女养育成本居高不下,其结果是生育率长期走低的风险远远大于稳定回升的可能,跨越低生育率陷阱任务艰巨。

第二,劳动力持续老化与创新型国家建设。人口快速老化的前提是劳动力快速老化,劳动力快速老化的结果是严重障碍产业或经济的转型升级。众所周知,科学技术发展核心竞争是创新,经济的快速发展动力也是创新。对绝大多数历史经验丰富却知识、技能陈旧的高龄劳动力的教育、培训是一个非常艰难的系统工程,如何面对持续、快速老化的劳动年龄人口,将是未来创新经济、创新社会和创新国家的严峻挑战。

第三,人口快速老龄化条件下的人口结构性失衡问题凸显。人口快速老化和老年人口比例长期居高不下,老年人口总量和比例持续增加所形成的人口结构失衡问题凸显,其结果是一方面加大养老金支付系统的压力和在业人口负担,同时长寿因素也是养老系统安全运行的不确定性风险,另一方面,家庭养老支持人均照料负担前所未有,如何破解人口快速老化对养老保障和社会支持系统的持续增压,也将是全社会面临的研究课题和不可回避的突出矛盾。

总之,未来中国人口政策将是稳定、协调中国人口总量和结构问题,解决近期和长期的矛盾冲突的重大战略举措之一,也就是解决所谓的时期和队列或代内和代际人口问题重要策略之一。人口问题的解决不能寄希望于短期举措能够解决长期历史积累的问题,因此,不断根据人口形势变化,前瞻性政策调整和干预才是缓解主要矛盾的必要条件。

[以上内容选摘自《财经智库》2018年5月号,第3卷第3期(总15期),经作者审定。] 责任编辑:吴英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相关新闻推荐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

电子邮箱:

公司地址: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